基金经理面对面

光大保德信戴奇雷: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2017-06-13

市场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调整后,投资者最大的感受是缺乏市场方向。站在半年的时间节点上,光大保德信权益投资总监戴奇雷在接受上证报专访时指出:“下半年投资者不必过于悲观。与其纠结于指数涨跌、大小盘风格转换或成长价值风格转换等受到多方面因素影响的短期问题,不妨把目光放远一点,所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即专注于对投资性价比的研究,拒绝“伪成长”的同时也注意“价值透支”甚至“伪价值”的风险,在风险可控的范围内,在能够引领我们走出这一轮康波萧条的革命性创新中反复耕耘,选择盈利可持续性和估值优势兼备的高性价比的标的,这是未来投资中最重要的任务。”


“L型”经济处于企稳期


对于中国经济的总体走势,戴奇雷对记者表示,经过长达八年的下台阶,中国经济在新常态的框架下基本实现了软着陆。 经济增长“L型”中一竖的阶段基本过去,目前处于一横的阶段,这个阶段中当然会有短周期的一些向上或向下的波动,但千万不能简单地线性外推,至少在当下,这种短期的经济波动也不应该成为影响市场的主要矛盾。”他表示。正如2016年1季度名义经济增速见底,之后连续四个季度名义经济增速持续上行一样,2017年1季度的名义增速估计回升到11%以上,预计接下来的几个季度名义经济增速会出现一定的回落,但实际经济增速依然维持在6.5%--7%之间,这就是经济“L型”和“短期波动”的要义。戴奇雷指出,由于目前补库存周期很可能已经结束叠加金融去杠杆和房地产调控升级,融资成本上行,无风险利率上升导致资金持续流出,市场风险偏好降低导致存量资金拥抱所谓确定性,这就是过去一段时间“漂亮50”和“要你命2500”产生的背景和原因。


现在处于金融监管下资金紧张的消化期。今年的情况和2013年相似,并不存在通胀压力,货币政策偏紧主要为了金融去杠杆,监管层从各个方面落实金融防风险。然而,目前的主要基调仍是“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因此类似2013年钱荒事件再次发生的概率较小。


总体来看,2017年,中国经济处在增速换挡的拐点附近,这是一个不同于一般的经济周期性变化的拐点。最近这几年就业形式总体稳定,城市新增就业持续保持在1300万人以上每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保持了大体平稳。从需求的角度来看,无论是外部需求还是国内需求,今年整个市场是一个大体走稳的态势。戴奇雷指出,“2017年的实际经济增速不会比2016年差,因此投资者不必过于悲观,未来投资中应该淡化经济中的价格因素和总量因素,转而关注结构性变化”,“我们千万不要忽视人民追求更美好生活为经济结构调整带来的动力,千万不要忽视微观主体创新的力量,多看看那些充满活力的新兴企业,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作为70后的老同志,我在投资中常常提醒自己要努力学习和体会80后、90后甚至00后生活和消费变迁的趋势”。


承认自己的无知


对于未来如何在市场中挑选心仪的标的,戴奇雷对记者表示:“对于成长和价值,我不会特别把它俩对立起来,更愿意去看一个企业的性价比。这个性价比就是企业成长的可持续性和估值之间的一个权衡。有的股票虽然成长高,但是很贵,而且往往这种里面有会隐含很多的不确定性。”


对于未来,戴奇雷指出,我们要承认自己的无知,不要总觉得自己把什么事情都看的很清楚,把公司研究的很透。其实这可能只是你自己眼中的世界,真实世界有很多不确定性。所以要考虑组合分散,要考虑风控。投资中我不会去严格的区分成长和价值。就像我经常说的,要在什么山头唱什么歌。在实际投资中,往往会采取多策略组合。既有自上而下的考量因素,是会有一些自下而上的选择的标的,两方面都会考虑,如果说既能满足自上而下的选股要求,又满足自下而上对企业的评判标准,那就更理想了。对于未来,戴奇雷还指出,“正如索罗斯所言,次贷危机是一次百年不遇的危机。所以,我们需要从一个更长的时间维度去回顾和展望这个市场。2008年的次贷危机显示二战后资本主义以全球化和国际化的名义已经发展到一个比较极致的阶段,也是本轮康波进入衰退的确定性标志。对于未来的世界,从宏观来看,政治上需要新的“华盛顿共识”,经济上需要新的“牙买加体系”;从微观来看,有两种可能的突围路径,一是革命性创新,二是革命性破坏。如何选择,既考验顶层统治者的智慧,也考验底层普罗劳动大众的人性。乐观主义的我,选择相信革命性创新的出现。


在今年余下的半年中,戴奇雷对记者表示,股票市场整体走势或仍以震荡为主,更多的是结构性机会。同时也要重视风险的防控,这里的风险不仅包括大量中小“伪成长”股的风险,同样也包括“价值透支”股甚至“伪价值”股的风险。因此,精选个股将成为后市投资的制胜关键,对于基金管理人而言,须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去甄别“真伪”成长,只有真正符合逻辑的成长型企业才有进行战略配置的价值。所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在能够引领我们走出这一轮康波萧条的革命性创新中反复耕耘,在风险可控的范围内,选择盈利可持续性和估值优势兼备的高性价比的标的。


戴奇雷特别指出,投资者不应该在五六千点的时候亢奋,同样也不应该在两三千点的时候恐慌,要看一个大的风险收益比。作为基金管理人,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无愧于长期持有人,将风险控制在边际内,为基金的长期持有人赚取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