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经理面对面

光大保德信田大伟:新思维孕育“产业新动力基金”

凤凰理财 2016-08-25

伴随A股重上3000点,投资者风险偏好有所回升,而权益类基金产品的发行也出现回暖迹象。在当前新基金发行市场上,有着“追求绝对回报”,“定性与定量相结合”,以及“晨星五星基金经理担纲”等标签的光大保德信产业新动力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简称:光大产业新动力)引发了记者不小的兴趣。该产品拟任基金经理田大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当前的投资背景下,美林投资时钟理论的作用在弱化,投资需要新的思维,而产业新动力基金正是为此孕育而生。

四大维度挖掘新动力投资价值

“2013年后,我国整体经济增速从高速阶段进入平稳阶段,存量经济特征显现。这就是美林时钟投资理论弱化的前提,同时也是光大产业新动力被孕育而出的基础。”田大伟进一步指出,在存量经济的条件下,公司投资团队敏锐观察到产业的新动力主要来自于:后端市场、供给收缩、存量替代、效率增长这些途径。优秀的公司将借助这些动力脱颖而出,也将为基金投资创造巨大的机会,而光大产业新动力也将从上述四大维度挖掘新动力带来的价值。

作为一位经验丰富的晨星五星基金经理,田大伟一直遵循“好行业、好公司、好股票”的三好投资理念。在其看来,好行业是指发掘顺经济发展阶段,借政策多维动力的高成长行业。好公司是具有领先的市场战略、优秀执行能力、已经或即将转化为可持续的业绩。而好股票则来源于注重对市场如何反应、投资者关注程度等的多重考量。

“张瑞敏说过:‘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从IBM(硬件时代王者)到Microsoft(软件时代王者),到Google(互联网时代王者),再到Facebook(社交互联网时代王者)正是这句话的生动写照。我会本着上述理念,致力于选出那些顺应时代浪潮,并相对更有可能处于浪潮之巅的上市公司,为基金份额持有人获得可观的投资回报。”田大伟如是说。

定量与定性的界限并不分明

作为一位既管理量化基金,又将管理定性基金的基金经理,田大伟认为二者之间的界限并未有想象中那么分明。量化投资实际上就是量化模型与定性研究的融合,只是一个度的把握。单只个股每天都有大量相关信息,并且很多是相互矛盾的信息,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的研究员可以全部深入覆盖,而借助一些现代化的手段可以高效地处理繁琐的数据信息,这是定量的优势。

“在量化投资过程中不能完全依赖于电脑模型。比如2013年白酒行业走弱,几乎每一个定性基金经理都知道行业走弱的原因是反腐,但量化模型却只能看到白酒股较好的业绩和盈利。又如2014年12月份,所有的对冲产品面向中国的策略都出现了回撤,因为量化模型无法解释银行股大涨的逻辑。”田大伟强调,优秀的量化策略,更多的是来自于定性的投资经验,来自于基金经理对宏观经济、行业、上市公司深入的研究和理解,离开这些定性研究和理解,量化策略只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一点在中国市场尤其重要。

未来A股结构性机会众多

从2014年至今,A股市场的剧烈震荡令人记忆深刻。现在,股指仍旧在3100点附近左右徘徊,A股后市究竟将如何演绎?对此,田大伟分析指出,股市趋势向上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由改革预期和流动性的宽裕推动;第二阶段是上市公司业绩提升推动。而第二阶段又可以细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经济仍然较差、企业产品需求仍然较弱,但是成本端的改善(如融资成本下降、能源成本下降、减税等),仍然可以使得企业产品的毛利率回升,从而促使企业业绩向上,股市向上。第二部分是经济企稳回升,企业产品需求端好转导致业绩回升,股市向上。

“目前中国股市处于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衔接处,容易出现‘青黄不接’式的震荡,特别是一些杠杆资金、做空工具的加入,这种震荡会被激烈放大,市场信心的恢复更需要时间”田大伟表示,第一阶段与第二阶段的衔接可能是慢长的。这一进程取决于经济自身的韧性、政策调节的火候和力度、外围经济空间的配合。但能够较为确定的是流动性的相对宽裕,因此市场结构性机会众多,例如汽车后端市场、供给侧改革、国企改革等等。作为基金管理人,未来需要把握这些难得的机会为持有人的资产实现保值增值。

相关链接:http://finance.ifeng.com/a/20160825/14797978_0.shtml